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京剧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430|回复: 0

京剧与诗词关系漫话

[复制链接]
zhouyaohua 发表于 2016-8-15 10:55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京剧与诗词的关系漫话
     摘要:京剧唱词是诗词,京剧剧本中有许多自作诗和引用诗词,许多剧本都是根据诗人的诗词创作而成的,所以,京剧与诗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没有诗词,也许就没有京剧。

京剧是中国戏剧中的翘楚,被称为戏剧国粹,是中国文化的代表。它的程式化表演,已经深入人心,成为中国人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。京剧在其形成的二百多年中间,吸收其他剧种的优秀元素,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。尤其是他的唱腔,形式多样,旋律优美,高昂激越者有之,缠绵幽远者有之,再加以京韵京腔,老少咸宜,全国人都听得懂,所以广为流传,“西皮二黄”已经成为人们的口头禅。京剧唱词尤为大家津津乐道,口口相传。本文就京剧唱词和诗词之间的关系,谈点听戏和读诗时想到的几点体会,遗笑方家。

一、京剧的唱词就是诗歌:
      京剧与诗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实际上京剧的唱腔就是诗词。
首先,古诗词都是可以吟唱的,从诗经开始,就能歌唱,诗经的“风、雅、颂”诸篇中,“风”是民谣,“雅”是西周朝廷上的乐歌,“颂”是周代祭祀时的歌曲。“风、雅、颂”都是能歌咏的诗篇。到了汉朝,“汉乐府”更是汉代诗歌汇编,也都是能吟唱的,唐诗、宋词、元曲,更是诗声一体,情韵同辉了。可惜的是古代诗词的曲谱基本流失,所剩无几,让我们今天的后人无法领略古人风采。可喜的是今人更胜一筹,把歌唱和戏曲很好地结合起来,使文艺百花园千红万紫,竞相开放。京剧就是其中的一朵。
     京剧形成了唱念做打舞的一整套演出程式,其中唱是人们最喜闻乐见的形式,而唱词也就与诗歌产生了紧密的联系。
    首先,京剧唱词就是韵文,就是诗歌、词曲:
    京剧的唱词都是韵文。这一点,京剧词曲与古典诗词没有两样。
   (1)京剧唱词中有不少是直接引用古典诗词的。(后面祥论)
   (2)京剧唱词中有许多是继承昆曲的调式,必须按词曲的规律去创作的。
     京剧曲牌就是曲调的名称,俗称牌子,是京剧艺术中的一个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。京剧曲牌有几百种之多,后来常用的不过几十种,京剧曲牌按其形式和使用上的不同,大体分为“混牌子”和“清牌子”两大类。
     京剧中常用的“混曲牌”有风儿松、六儿令、三枪、点绛唇、泣颜回、江儿水、拜场、尾声等。经常用于传统剧目《雁荡山》、《两狼关》、《挑滑车》、《汉津口》、《小山河》等。
      京剧中常用的“清牌子”有小开门、柳青娘、洞房赞、万年欢、哭黄天、朝天子、节节高、雁儿落等,经常用于传统剧目《群借华》、《挡马》、《雁荡山》、《海瑞背纤》、《康熙大帝》、《后金春秋》、《美狐》等。
      这些曲牌当中,有的是有唱词的,可以歌唱,有的是没有唱词的,只是伴奏用曲牌,(据360百科改编)
     (3)京剧编写的新唱词,也必须按诗词韵律的要求,讲究声调平仄。这一点和作诗词几乎没有两样。
京剧编写的新唱词,虽然在字数上不受太大的限制,但有一定的规律,大多是七字句(取二二三形式)和十字句(采取三三四形式或四三三形式)。不管字数多少,两句一韵,基本上是不变的;因为一段唱词很多,中间转韵是许可的;由于唱词句式的变化,和律诗词曲比较起来,对于唱词用字的平仄要求,就不太严格了。
不但京剧唱词讲究韵律,就连京剧的道白也必须符合一定的语言语音规律。在京剧的实践中,京剧唱腔讲究中州韵,湖广音。而京剧的道白分成”京白“和”韵白“两种,无论哪种,都需遵照汉语四声要求,不能出错,和诗词一样严格。
     和古诗词一样,京剧唱词讲究平仄韵律,形成平仄交替,声韵回旋,悦耳动听的优美旋律唱腔,形成了戏曲声乐的最高形式美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二、京剧唱词中经常引用古诗词,来丰富唱词的艺术性和突出主人公的形象:
     诗词中引用前人诗词名句,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,,许多诗词由于引用名句。而留下不少佳话,形成文坛轶趣。京剧唱词中也有这样的现象。
     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先生,有一出戏名为《还珠吟》,其中的一段唱就是直接用的唐朝诗人张籍的诗《节妇吟》。张籍的诗为
     节妇吟——寄东平李司空师道
      君知妾有夫,赠妾双明珠。
      感君缠绵意,系在红罗襦。
      妾家高楼连苑起,良人执戟明光里。
      知君用心如日月,事夫誓拟同生死。
      还君明珠双涙垂,何不相逢未嫁时。(《全唐诗》卷382-第16)
     除去诗题外,一字未改,全在唱词中。剧中,张文昌私赠乌玉英明珠,乌玉英与张私会,后乌玉英自觉有背丈夫,就把明珠还于张文昌,完成了自赎。
     当然,张籍诗的原意并不在还珠,而是回避司空李师道的邀请,借题发挥,谢绝李师道的邀约。但是,荀先生这里的用运完全恰当,没有丝毫借喻的痕迹,完全是诗的字面意义。
     荀慧生先生的《还珠吟》当中有女主人公乌玉英的另一段唱:
    “拥鼻酸吟一向愁,低眉深恨嫁牵牛。
     光阴负我难相偶,心绪牵人不自由。
     把酒送春惆怅在,不知人静月当楼。
     当时若是逢韩寿,争做夫妻得到头。”
    这短短的八句唱词中,就有几句都是引用唐代诗人罗虬的《比红儿诗》中的诗句。罗虬的《比红儿诗》很长,是绝句一百首。其中两首是:
     “长恨西风送早秋,低眉深恨嫁牵牛。
      若同人世长相对,争作夫妻得到头。”
     “ 一抹浓红傍脸斜,妆成不语独攀花。
      当时若是逢韩寿,未必埋踪在贾家。”
     上引的两首绝句,和荀先生的唱词比较,“低眉深恨嫁牵牛”·“当时若是逢韩寿”完全和罗虬诗句一模一样。“争做夫妻得到头”中,只是把罗虬诗句中的“作”,改作为“做”
     唱词和诗中的韩寿(?-300)字德真,西晋时期官员,自己长得一表人才,文采也很出众,一次在他的上司贾充家中,被贾充的小女儿贾午看见了,贾午就喜欢上韩寿,于是就有了贾午和韩寿的私通,后来被贾充发现,贾充无奈,只有把贾午嫁给韩寿,韩寿也因为贾充的提携而飞黄腾达。
     罗虬的诗说,韩寿如果遇见杜红儿,韩寿是会和杜红儿婚配,不一定留在贾家。
     荀先生的唱词中的乌玉英却说,她如果遇到韩寿,也会和韩寿做一辈子夫妻的。
    《还珠吟》是荀先生的御用编剧陈墨香先生的大作,陈先生精通文史,诗词功底很厚,所以古典诗词随手拈来,运用妥帖自然,不着痕迹。
     欣赏戏曲,不但是欣赏唱腔,同时也是欣赏戏词,不要把戏词只当做百姓俚语。须知,戏词中有许多文史知识。

     荀慧生先生还有一出名剧叫《霍小玉》,里面有一段霍小玉的唱词:
      “山上复有山,何日里大道还。
       我欲化望夫石一片,要寄廻文织字难。
       纵有这爱如冬日寒炉火,只怕那弃若秋风扇一团。”
     这是霍小玉思念丈夫李益的唱词,在唱词中已经透出了霍小玉预感要出事,预料到被抛弃的可能性。果不其然,李益另结新欢,舍弃了霍小玉。
    霍小玉这段唱词中“山上复有山”这句话,实际上是一个字谜,“山上有山”是“出”字。这句诗原出自汉末南方民歌(也称古绝句)中:
      “藁砧今何在?山上复有山。
       何当大刀头?破镜飞上天。”
         (摘自《古诗源·乐府卷》第131页)
【这首诗实际上是一首字谜。头一句“藁砧今何在?”中的“藁砧”为古人用的轧草石,又名“砆”,隐喻为“夫”。第二句是“出”字。第三句说的是大刀头上有“环”,隐为“还”字。第四句要复杂一些,“破镜飞上天”是指弯月在天上,“破镜”指半月,即弯月。从圆月到弯月是半个月周期。
按《古诗源·乐府卷》(美文、逸才主编,第131页)将此诗翻译为:
“丈夫今何在?出去了。
何时当回还?半个月。”】

      “我欲化望夫石一片,要寄廻文织字难。”“望夫石”是神话传说,有许多版本。“廻文织字”也是取自民间故事。前秦时期,秦州刺史窦滔因得罪了苻坚的手下大官被流放到流沙县。夫妻天各一方,他的妻子苏蕙特地在一块锦缎上绣上840个字,纵横20几个字的方图,可以任意地读,共能读出3752首诗,表达了她对丈夫的思念与关心之情。这就是回文诗的来历。霍小玉说“要寄廻文织字难”是因为自己现在生病了,已经无力织锦了。
      “纵有这爱如冬日寒炉火,只怕那弃若秋风扇一团。”这两句是出自唐诗人李益的一首诗叫《杂曲》,其中的几句是:
       “···谁言配君子,以奉百年身。有义即夫婿,无义还他人。
       爱如寒炉火,弃若秋风扇。山岳起面前,相看不相见。···”
    李益就是他自己诗中所描写的所谓“君子”,他一会儿“爱如炉火”,一会儿“弃若团扇”,始乱终弃,害了他人,也害了自己。最后,霍小玉一气而亡,李益亦抱憾终身。
     荀慧生先生和陈墨香先生共同编剧写的《霍小玉》化用了李益的诗来写他自己的事,真是奇妙无穷,荀慧生先生的段“四平调”也唱得出神入化,非常感人。
     霍小玉是唐代传奇小说《霍小玉传》的女主角,她知书达理犹爱好诗词歌赋,她特别喜欢诗人李益的诗,所以在媒人提到李益喜欢她时,她一口就答应下这门亲事。在她思念李益时,也能随口说出李益的诗句。
荀慧生先生和陈墨香先生在编《霍小玉》这出戏时,随着剧情的发展,让主人公霍小玉唱出李益的诗,非常符合主人公的身份,是水到渠成的事,一点也不显得突兀。
     霍小玉这段唱词只有六句,却引用了汉唐两首诗和两个民间故事,说明了作者的文学水平之高,令人赞叹。

     王实甫的《西厢记》,第四本第三折,写崔莺莺到十里长亭送张生,第一曲《端正好》: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醉?总是离人泪。”把整个情境渲染得多么优美,她和张生之间依依不舍的情感,抒发得多么充分。京剧大师张君秋演出的《西厢记》这一折时,用反二黄散版转原版,把崔莺莺在长亭送别张君瑞的感情,抒发得淋漓尽致。
    王实甫的《端正好》开头几句词,实际上是化用了宋代范仲淹的《苏幕遮》词的开头。范词的开头是“碧云天,黄叶地。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”王词只把“叶”改为“花”,突出了“黄花”,也就是“菊花,这种最能体现秋天色彩和特征的花,来渲染离别气氛。接着用西风、南飞雁、红叶等自然景色进一步深化离情别绪。
     王词的“晓来谁染霜林醉,总是离人泪”也是化用董解元的《西厢记诸宫调》中:“莫道男儿心如铁,君不见满川红叶,尽是离人眼中血”。两相比较,各有千秋。
     总之,戏曲词句,如能化用更多的诗词,的确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,增加感染力。

      新编历史京剧《下鲁城》(国家京剧院演出),是说刘邦在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情况下,还有一座小城——鲁城(即现在的曲阜)没有拿下,准备用武力夺取。王后吕雉认为不可,因为守鲁城的是他们的恩人项伯将军,不应以怨报德。军师张良在私探鲁城后,报告刘邦,鲁城虽小,但是军民一心,准备抗战到底。刘邦等化妆进入鲁城侦查,看到鲁城老幼同仇敌忾,随改变策略,以攻心为上,送回了项羽的灵柩,取得项伯的谅解,化解了矛盾,拿下了鲁城。
     这出新编历史剧,历史上实有其人其事,《史记》《本纪·汉高祖》有记载。我更感兴趣的是剧中所引用的诗词。
     剧中有两处引用古诗,一处引用原文,一处化用诗句。
     引用原文的是第二场张良深夜拜访项伯的时候,项伯的义女馨儿,弹唱屈原的《九歌·国殇》,其词曰“首身离兮心不懲,终刚强兮不可凌。身既死兮神以灵,魂魄毅兮为鬼雄。”四句诗表达了项伯对于项羽的评价和怀念。同时也表达了项伯领导的鲁城人誓死不屈的精神。张良听了后,回报刘邦,才有了下面的化妆侦查鲁城。
     化用诗词是在最后一场项伯的唱词中,项伯在见到项羽的灵柩后,放声大哭,唱到:“生为人杰死鬼雄”,这句唱词实际上是化用了李清照的咏项羽的诗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,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”。一句“生当人杰死鬼雄”把项羽的一生概括竞尽。
新编历史剧中引用或化用古诗词,不但能起到深化主题的作用,更能增加剧本的艺术性和文学性,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三、许多京剧就是根据诗词的内容改编而成的:
   京剧《满江红》是根据宋岳飞的抗金事迹编写的京剧,全剧的核心唱段是岳飞的词《满江红》:
      怒发冲冠,凭栏处,潇潇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
      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      靖康耻,犹未雪;臣子恨,何时灭?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!
       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
    《满江红》词在剧中首现是在全剧的第二场,岳飞带领众将官誓师北伐,岳飞独唱后众人合唱。岳飞的词本身就慷慨激昂,在加上京剧音乐的烘托,更显得大气磅礴。
     后来第七场岳飞在风波亭遇难,幕后响起《满江红》词的第一阙,为岳飞送行。第十场,当岳家军再次踏上征途时,大家合唱《满江红》的第二阙。
    全剧反复吟唱《满江红》,不但显示了岳飞等人的收复失地的英雄气概,也反映了主战派对投降派的不屈斗争。我们也看出了岳飞的词《满江红》对于京剧剧本的作用,它不但是核心唱段,也是全剧的核心,如果没有它,恐怕其他的诗作都不能代替。

     京剧《李清照》是山东济南市文化局与济南市京剧院共同新编的历史剧,它用运的李清照的诗词多达十三首,如《如梦令》“常记溪亭日暮”,《一剪梅》“红藕香残玉簟秋”,《孤燕儿》“藤床纸帐朝眠起”,《声声慢》“寻寻觅觅”等等。这些诗词,不但很好地串联起李清照的一生经历,同时也把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相亲相爱与事业成败,都得到了深刻的体现。剧中引用了李清照的诗《乌江》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”诗人通过歌颂失败了的英雄项羽,表现了诗人崇尚气节的精神风貌,同时,也是对南宋统治者的有力讽刺。南宋的统治者,苟且偷安,偏居一隅,造成了广大的北方人民的流离失所,李清照是深有体会的。
      京剧剧目根据诗词编撰的有许多,比如,京剧《剑阁闻铃》就是根据白居易诗《长恨歌》编写的。当然,还有陈鸿的《长恨歌传》。
      张派名剧《春闺梦》的剧情除依据杜甫《新婚别》诗意外,连剧名都是根据唐诗来的。唐陈陶诗《陇西行》:“誓扫匈奴不顾身,五千貂锦丧胡尘。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”而该剧的剧情的确符合“春闺梦”三字。
    用自己写的诗词内容而编成传记体戏剧的还有新编京剧《辛弃疾》,《辛弃疾》一剧,基本上是按辛弃疾的诗词来写的。每一场都以一首词作主线,把辛弃疾的词作为他的情感追求,事业追求,人生追求。以词传情,以词达意,以词传声。这是《辛弃疾》一剧的最大特点。
    京剧《蔡文姬》是根据蔡文姬的“胡笳十八拍”、“悲愤诗”写的。
    “胡笳十八拍”是蔡琰的身世自述长诗,按郭沫若的解释,“拍”就是“首”,十八拍就是十八首,这十八首诗主要叙述蔡琰被匈奴俘虏到被解救回汉后的主要经历。
     “悲愤诗”有两首,叙述了蔡琰的一生,可以说是我国第一首自叙体的长诗。
      京剧《蔡文姬》就是根据這两首诗,还有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等历史资料编写而成的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四、京剧剧本中,编者通过主人公之口吟诵的诗词,增加了人物的厚重感:
     京剧与诗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京剧剧本中不但经常引用诗词,作者也会根据剧情的需要,创作和编写诗词,通过主人公之口,吟诵诗词,达到深化主题,刻画人物的目的。
      新编京剧《曹操与杨修》中,曹操创作的《短歌行》、《观沧海》、《蒿里行》等诗在唱词和道白中均出现过,表现出曹操心怀天下,关注人生的壮阔胸怀。
      京剧《徐九经升官记》中,徐九经怀才不遇,以歪脖子树自比,写了一首诗:“分明栋梁才,怎么路旁栽?为何遭小看,皆因脖子歪”。这首诗也在剧中前后两次出现,很好地配合剧情,也抒发了徐九经怀才不遇、感叹人生、疾恶官场的情感。
     荀派名剧《红娘》和张派名剧《西厢记》中都崔莺莺写给张生的信这一情节,信中写了一首诗:“待月西厢下,迎风户半开。拂墙花影动,疑是玉人来”。张生就是根据这首诗,夜晚去和崔小姐相会的。
      诗词在京剧中的出现,不但丰富了剧情,也使人物的精神世界更加丰满。

    结论:京剧唱词是诗词,京剧剧本中有许多自作诗和引用诗词,许多剧本都是根据诗人的诗词创作而成的,所以,京剧与诗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没有诗词,也许就没有京剧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 中国京剧艺术网论坛 ( 京ICP证090550号 )     

GMT+8, 2017-10-20 12:53 , Processed in 1.36552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