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京剧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783|回复: 3

(四幕戏曲脚本) 扬州行

[复制链接]
eldling 发表于 2014-12-2 22:2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eldling 于 2014-12-2 22:31 编辑

(四幕戏曲脚本)
扬州行



人物:
苏  轼 扬州太守 年56岁
顾师爷 府衙师爷 约40岁
张婆婆 扬州平民 约60岁
王闰之 苏轼夫人 年44岁
胡小三 漕船帮主,顾师爷内弟,约30岁
民众若干

第一幕
(幕启。扬州郊外某码头。)
苏  轼: (内唱)天青青水粼粼风沁菜花香。
       (苏轼上,顾师爷随上。)
苏  轼(唱):
       离京师远朝争扬州履新。
       生来是天子臣难济天下,
       怀圣贤诵诗文得善一身。
       居微官休轻看乌沙八两,
       拜候相却不过顶多半斤。
       我只求,
       离文山,出会海,莫将豪情寄空论,
       茶余饭后有残力,
       尽付与均平苍生。
顾师爷:有请太守大人!
苏  轼:嗯......
顾师爷:哦......有请苏大先生。
苏  轼:出了府衙门,即为平民身。
顾师爷:是是是......
苏  轼:记下了?
顾师爷:记下了、记下了!
苏  轼:一路走来,见河堤多有破损,想是前年大水,去年大旱,坝
       基松散了。
顾师爷:大......哦......大先生心思缜密,在下实实地佩服。
苏  轼:回到衙府,即刻行文工部,以求尽早拨来修缮银两。
顾师爷:遵命。
苏  轼:这里有处茶摊,不如稍作歇息。
顾师爷:是了。卖茶的。
苏  轼:有请茶博士!
       (张婆婆内白:就来!)
张婆婆:这块没得茶博士,只有一个老不死。
苏  轼:嗯......
顾师爷:怎么说话?看仔细了,这是堂堂的苏大......先生!
苏  轼:好哇!老而不死,必有福分!
       (苏、张同笑。)
苏  轼:啊,婆婆贵姓?家中还有何人?
张婆婆(唱):
       老妇人本姓张,
       五口人三代同堂。
苏  轼:如何生计呢?
张婆婆(唱):
       孙儿女有两个犬牙初长,
       两亩田媳妇儿一人操忙。
苏  轼:儿子呢?
张婆婆:唉!
   (唱)我的儿做船工今在牢房。
苏  轼:犯了何事?
张婆婆(唱):
       冬月里运漕粮我儿前往,
       船行至高邮湖大雪突降,
       一时间北风号冰封湖荡,
       百余人困湖中进退无望。
       十几日饿坏了多少儿郎,
       没奈何情急中动了漕粮,
       因此上负罪名坏了朝纲。
       可怜我一家老小失去了砥柱中梁......(哭状)
苏  轼:顾师爷,可有此事?
顾师爷:确有此事。
苏  轼:证据何在?
顾师爷:有收粮处行文。
苏  轼:漕粮短缺多少?
顾师爷:好像是八担......四斗。
苏  轼:她家儿子一人吃了八担四斗?
顾师爷:不不不,一百多人吃的。
苏  轼:啊,张婆婆,你儿不偷不抢,无有大罪,隔天即可回家,尽
       管放心。
张婆婆:苏大先生,是真的吗?
苏  轼:理应如此。(递银锭与张)
张婆婆:这么大银子!我怎么找得出来?
苏  轼:不用找了。我今后来此喝茶,三年不付茶钱,可好?
张婆婆:这怎么好?
苏  轼:这样好。
      (带顾师爷离开。二道幕闭)
苏  轼:师爷!
顾师爷:在......在,大人吩咐!
苏  轼:漕粮短缺,依规应当如何处置?
顾师爷:应由漕船帮主补足缺欠。
苏  轼:船工因天灾守船护粮,依法又当如何处置?
顾师爷:呃......放人,即刻放人!
       (二人下)
      


第二幕
(接上幕,二道幕启。苏轼家外厅。王闰之端托盘上。)
王闰之: (唱)
       夫妻们几十年相敬如宾,
       闺房内案齐眉兄妹相称。
       我哥哥整日里百事缠身,
       且为他备汤羹养脾安神。
(张婆婆上,叩门。王闰之开门。)
王闰之:婆婆有何事?
张婆婆:苏大先生在家吗?
王闰之:婆婆稍坐,待我唤他。官人!
(苏轼上。)
苏  轼:今天怎么唤起官人来了?
王闰之:家中来客了。
苏  轼:哦,是张婆婆。请坐。请坐!
张婆婆:大先生,这向时我总不踏实,那个茶钱......
苏  轼:茶钱不当紧。儿子回来了?
张婆婆:托你老先生福,回来了。
苏  轼:那就好,那就好。
张婆婆:回来更糟了。
苏  轼:怎么回事?
张婆婆: (唱)
       本以为人放回是官府开恩,
       谁料想写欠据才得赎身。
苏  轼:什么道理?
张婆婆: (唱)
       船帮主手遮天一向蛮横,
       他说是动漕粮各自担承。
       收粮处罚下了一万纹银,
       垫罚款他做了行善好人。
苏  轼:哦......一万两?
张婆婆:就是,每人欠他一百两。
苏  轼:真是好盘算呐!
张婆婆: (唱)
       就算我卖儿女一辈子也还不清。
苏  轼:啊,张婆婆......(唱)
       莫心焦且隐忍是非有析分。
       转回家告众人公平靠齐心。
       我明日,发告示,
       招河工,开工程,
       修大堤,保黎民,
       护粮田,求太平。
       除非是老小病弱双身人,
       一并去府衙报名应征。
(幕闭)



第三幕
(幕启。府衙后堂。苏轼伏案疾书。)
苏  轼: (唱)
       原以为被外放免了蹉跎,
       谁料想小河沟水浅王八多,
       阴暗处总有那蛛丝网罗。
       清吏治不可少厉法严科,
       奏一本具明了完备举措,
       保粮道须慎重务求稳妥。
      
.
(顾师爷、胡小三侧幕上)
顾师爷: (唱)
       老太守难应付无法捉摸,
       进与退我该迈左脚右脚?
胡小三: (唱)
       昨日里船工们尽数走脱,
       出重金也无人背纤掌舵。
顾师爷:三儿唉。
胡小三:姐丈。
顾师爷:银票带好了?
胡小三:带好了。
顾师爷:一会儿见了太守大人......
胡小三:立马召回船工!
顾师爷:你急什么?
胡小三:怎么能不急?
顾师爷:你有我急吗?此去可是最后一招。这银票他要是收了,
       咱们万事大吉。他要是不收......
胡小三:我的生意就砸了!
顾师爷:呸!我的脑袋就悬了!
胡小三:那如何是好?
顾师爷:进去看我的眼色行事。
胡小三:知道了。
(二人入内)
顾师爷:见过大人!
苏  轼:哦,顾师爷,赈灾一事,可有回文?
顾师爷:回文刚到,准扬州府减免一年税赋,并开仓放粮。
苏  轼:那就好,好啊!
顾师爷:禀大人:本月即将启运第二批漕粮。这是漕船帮主。
胡小三:胡小三见过太守大人!
苏  轼:漕运大事,不能耽误。
顾师爷:眼下一件小事对船期有些影响。运河开工修缮,
       一些船工去做了河工。
胡小三:请大人遣退其中船工,以保如期漕运。
苏  轼:这船工......河工......都是耽误不得的。
顾师爷:都耽误不得的。(示意胡递上钱封)
胡小三:一点小意思,望大人笑纳!
苏  轼:小意思?
胡小三:小意思。
苏  轼:不大?
胡小三:不大。
苏  轼:意思不大,如何笑得出来!打开。(胡小三开钱封)
苏  轼:顾师爷,这是真的一万银票?
顾师爷:不会有假。
苏  轼:可以收下?
顾师爷:这就是您的了。
苏  轼:我可以支派它了?
顾师爷:随您派用。
苏  轼:胡帮主,我用这银票换你那一万欠据,行也不行?
(顾、胡惊愕。顾示意胡附耳)
胡小三:大人需要,怎敢收取银两?在下取来就是。
苏  轼:这银票就捐助河堤工程,你看可好?
胡小三:在下一切遵命!
(顾胡二人告退。二道幕闭)
胡小三:姐丈,我这一万银子就这么不在了?
顾师爷:你看看,我的头还在不在?
胡小三:还是好好的。
顾师爷:那还不谢天谢地,还有你娘女婿?
胡小三:谢天谢地!还有我娘女婿。
(二人下)



第四幕
(幕启。扬州郊外码头。)
民  众: (内唱)
       运河水年年流带福又带愁。
(众人抬“一心在民”匾上。接唱)
       大先生将别离谁为百姓谋?
       半年来民心聚齐盼新扬州,
       今日里共企望人走官风留。
(顾师爷上)
顾师爷: (念)
        朝廷下令,
        苏轼返京。
        从此高枕,
        一梦天明。     
顾师爷:这都是送苏大人的?(手指匾额)这也是?这个带不走。
民  众:谁不让带?
顾师爷:谁不让带?船小,不好带。
民众甲:为什么不用大船?
民众乙:这么大扬州不能找不到一条大船吧?
顾师爷:不是不用,也不是找不到,大人不准用。
张婆婆:师爷终归有办法的。
民  众:是啊,想想办法!
顾师爷:好吧,我去看看。(下)
(苏轼幕内唱)
       天高远水波兴风染菊花黄。(上)
苏  轼: (唱)
       放眼望遍地金四野无垠。
       不经意半年过诸事无成,
       离别时更觉得百业待兴。
       实难舍这方土人茂文胜,
       实难舍这方地鱼米充盈,
       实难舍这方水万缕柔情,
       实难舍这方城千古流云。
       假天年,返故地,
       三尺屋,可存身,
       着布衣,去凡尘,
       平山堂下伴先生。
民  众:苏大人!
苏  轼:众位乡亲,惊动了!
民  众:大人珍重!(奉上匾额)
苏  轼:这如何当得?
民众甲:大人不收,我们就为先生建祠堂,挂上此匾。
苏  轼:这更是当不得!
民众乙:砖瓦木料都齐备了,祠堂不能不建。
苏  轼:哦......好啊!既然万事齐备(唱)
       但等那秋霜降稻黍入仓,
       选高地面朝阳造屋建房。
       室内够宽大,
       两面开高窗,
       屋后栽翠竹,
       院前松成行。
       聚来众子弟,
       从此书声琅。
       且将此匾挂中堂,
       做教训,行有方,
       追圣贤,秉忠良,
       沥肝胆,勇担当,
       永葆乡土焕生机(众合唱)
       代代兴旺!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【剧终】


      
 楼主| eldling 发表于 2014-12-3 21:3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知熟人那里去,三九天里乘阴凉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 楼主| eldling 发表于 2014-12-27 16:47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过的,给个意见嘛!
头像被屏蔽
besteast 发表于 2016-10-31 18:5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中国京剧艺术网论坛 ( 京ICP证090550号  

GMT+8, 2017-4-28 20:05 , Processed in 0.24170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