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京剧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819|回复: 0

中国京剧“十小名票”董天歌自述

[复制链接]
梅子姐姐 发表于 2014-4-10 09:0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在京剧艺术熏陶下快乐成长

董天歌


9a29d195a5e4802dd4887dfa.jpg



编者导言:

    于2011年8月在天津中国大戏院举行的第三届“和平杯”中国京剧小票友邀请赛决赛现场,河北小选手、保定市的9岁女孩董天歌,以《范进中举》的奚派唱段,赢得了满堂彩!最后公布决赛成绩,董天歌荣获一等奖(按分数排在10人中的第三名),并被命名为中国京剧“十小名票”。专家们认为:小女孩,女老生,唱奚派唱得这样好,真是不容易。京剧四大须生,按习惯的顺序排:谭派(谭富英)、马派(马连良)、杨派(杨宝森)、奚派(奚啸伯)。学习前三种流派的人多,唯独学奚派的人少,因为奚派尽管韵味足,但难度大,一般很难唱好。最难得的是,这个小女孩的嗓音,没有雌音。演唱得很到位。
    比赛空隙,身为“和平杯”的记者、本刊执行主编,我简单采访了她和她的家长、领队。留下深刻印象的,是对这女孩应该刮目相看!这是个非常聪慧、智商很高的孩子。不到6岁就入学了,9岁刚过,马上就要上四年级。她的学习成绩很优秀,在班里始终是前三名。上课时专心听讲,学习有方法,很科学,英语全年级只有她考了100分。还爱看“闲书”。什么书?都是长篇小说之类,像《城南旧事》、《苦菜花》、《英雄故事》、《穆斯林葬礼》等。书上的字大部分还都认识。听听,了得吗?学校老师感慨地说,你是大象在学蚂蚁的课呀。她的文笔还挺好。7岁时她写过一篇征文,题目是《假如我有七十二变》,下面我摘录其中几段:
   “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我梦想变出一双翅膀,飞上湛蓝湛蓝的天空,自由自在地翱翔……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我梦想变成欢快的小溪,为禾苗浇水,让鱼儿欢快地歌唱……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我梦想变成发明家,发明一种机器,让灰蒙蒙的天空,拥有干净洁白的脸庞……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我梦想变成吃垃圾的魔王植物,让地球妈妈永远干干净净、漂漂亮亮……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我梦想变成一个快乐的天使,给人们送去快乐,忘掉悲伤……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我梦想变出很多很多的粮食,让世界的每一个人每天都吃得饱饱,睡得香香……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我梦想变成和平天使,让世界停止战争,从此和平礼让……假如我有七十二变,就让我们的京剧国粹,唱响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……”如此作文,想象力丰富,角度新颖,文笔流畅,还讲究押韵。谁能相信这是一个刚上一年级的孩子写的呢?但确确实实是董天歌自己的创作。
    小女孩董天歌天生和京剧结缘。天生是当演员的材料。董天歌的父母和姐姐都不是京剧爱好者。采访她时,看她也不擅长表达,羞羞答答的,不怎么爱说话。但台上台下判若两人,她一上台就来精神。平时爱跳猴皮筋玩,也看不见她怎么刻苦学戏,只要听几遍,老师一讲,就会了。她现在在保定市名气很大了。那次于魁智、李胜素等京剧名家到保定市来,市里指定一个票友参加,派她去了,很荣幸与名家同台演出。
    我问她,一个女孩,为什么要唱老生?她答:“扮上比较潇洒,特别帅。”为何要唱奚派?“好听呗!”
    笔者又问她,得了第一名,当了“十小名票”,高兴吗?回到学校怎么说?她说:“我不告诉老师。”真没想到是这样回答。她取得成绩不张扬,做人很低调呀。
    她随家长到中央电视台彩排,3个月没上课,但到期末同学们还是投票选她当五好学生,在班里大家都崇拜她这个小童星。
    我还了解到一个能印证董天歌性格的小细节:为了唱戏,为保护嗓子,天热时她从不吃冰糕,一年四季不喝冷饮。不管气温多热、不管谁劝她也能抗得住诱惑。有时就看着大人在那里吃,她毫不动心。一次她渴坏了,当时也找不到水,就干忍着,坚决不吃冷食。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,竟然有如此大的毅力和定力,真不简单呀!
    最近,小女孩寄来了3篇稿子,是她自己在电脑上打出来的。稿子将她的学戏经历、老师情况和生活趣事都写出来了。写得非常不错,充满了童真,又看出她的早熟。我将文章进行整理、润色后,发表在下面,请读者欣赏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扈其震

    我是小天歌,我对京剧很痴迷,因为唱戏还闹过很多笑话呢。记得有一次期中考试,我造了三个句子都是关于戏曲的,老师给我的评价是:三句话不离唱戏。还有一次,我病了去医务室打点滴,大夫阿姨让我给她唱段戏,结果我唱起来没完没了,阿姨不好意思打断我,就说先上厕所,结果我非让妈妈拿着输液瓶追着阿姨给她唱,您瞧,我那时逗不逗?傻不傻?现在,我长大了,不那样做了。
    开始我喜欢京剧的韵味,戏服很华丽、舞台艺术很美很讲究。但通过跟我的恩师——李伯培先生学习,我越来越喜欢戏曲了,因为李爷爷每次给我上课,不光是讲戏,还给我讲历史,讲每出戏的故事与含义。这对我丰富知识有很大帮助。京剧让我对过去时代的人物价值观和历史事件的理解更深刻了。我知道京剧是中国国粹,但我更觉得京剧是国学,里面都讲的是礼、义、仁等传统美德。比如孝:有《目连救母》;忠贞:有《武家坡》,王宝钏在寒窑里苦等薛平贵18年,我就想到过去的那些阿姨对爱情的忠贞,为家庭的牺牲;大义大爱:《搜孤救孤》的舍去自己的孩子去救别人的孩子,等等。您说这不是国学吗?很多人都知道《范进中举》的故事,那是从名著中改编的京剧故事。有人会笑话范进的呆,会批评科举制度,我不这样认为。因为无论哪朝哪代,包括现在,不是都在考试吗?我喜欢这个人物,我感觉他和曹操、刘备没什么区别,都是追求理想,都很执着,只不过地位不一样。其实他身上还有很多坏品质,比如说他穷的时候,富人们不借给他钱,穷人借给他,但是他中举后,却不理穷人了,看不起穷人了。所以我理解,范进这个人物可以说是:可怜、可笑、可叹、可悲,或许是那个年代就那样吧。其实现在也有这样的人,不过我还是很喜欢演他,这也是奚派的代表剧目。范进也有值得让人欣赏的地方:非常热爱生活,他的物质虽贫穷,可精神上是贵族,我曾经也为范进鸣不平,觉得他可怜,但是通过我的老师给我讲这出戏,我自己一演,我就觉得他是精神贵族,很诗情画意,而且是贫穷中的浪漫,您想想,连饭都吃不上,还在追求知识,骨子里还那么清高,他代表了很多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一类人:能够忍受贫穷——大悲;却不能享受成功的大喜,在他追求梦想时是快乐的,当梦想成真的时候,却乐极生悲——疯了。即使疯了,还疯得那么浪漫,我演的那一选段就是范进疯了之后:不骂人,而是生活在根本就没有的诗情画意当中:小河流水、鱼儿摆尾、蝴蝶双双分前后、黄莺儿枝头来求友、天宽地阔人自由……疯得多美呀。有的时候我演着就想乐,要是疯子都这样,你说岂不是一种幸福?我太喜欢这个人物了,我就想我如果疯了,没准比他还美呢。我会看到比他还多的场景:我会看到天空中飘着的白云是棉花糖,划着用巧克力做的小船在各色饮料的大海上航行,饿了一张嘴就有美味,穿着戏服想唱就唱,我一张嘴,连小动物们都哗哗鼓掌,大声喊着:“董天歌,再来一个!”我现在是不是在说胡话了?
    我通过参加戏曲活动,还考虑过很多别的问题。比如民族文化习惯和生活习俗,咱们国家的观众看戏,知道在哪儿应该叫好。如果没叫,演员心里就没底,如果该叫好的时候观众大声叫好,演员就会愈发兴奋。可是我看梅兰芳大师的电影,梅大师在美国演出的时候,该叫好的地方都没人叫好,弄的经纪人都胆小了,自己老说:“怎么了这是?这该有‘好’呀!怎么这么冷清?”但是等梅大师演出结束,全场起立齐声鼓掌。中国人对演员的鼓励是越热闹越好,我们喜欢热闹,而西方人对演员的尊重是在演出当中,决不打扰演员,演完才起立鼓掌以示尊重和欣赏。这就是区别。这可把经纪人搞晕了,连说:“这是怎么了?都疯了!”当我看片的时候,一会儿替梅大师着急,我那会儿想,我可不当专业演员,这得需要多大的承受力呀。等最后全体鼓掌时,我又想,我要是也能像大师这样就好了,就又想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。读者您说,戏曲艺术是不是很折磨人吗?
    我知道,戏曲和其他电视电影的区别是:舞台艺术是让人遗憾的,因为没有弥补的机会。拍影视就不同了,这个镜头不过关可以再从来。所以戏曲锻炼了我的冷静,消磨了我的浮躁。我很感谢戏曲。我没事就喜欢呆在家里,不是看书,就是自己打扮好演一会儿戏。我们家没人看我,因为我随时都会演,光给他们添乱。家人不欣赏我也会调整,我会幻想在辉煌的大舞台上,台下亿万观众摇旗呐喊:“董天歌,唱得好!”于是我就尽情地演,要是没人管我,我能不吃饭不睡觉,自我欣赏自我陶醉。不过我妈妈经常打断我,问我唱什么呢?我其实都不知道唱的什么。一会演女的一会演男的,一会儿唱花脸,一会儿唱老生,中间还穿插青衣,嘴里的词什么都有,唱着唱着,就把青衣唱成花脸了。逗不逗?您可千万别笑话我。
    写这么多,其实我也不太了解自己,就知道唱戏让我每天挺高兴的。我告诉您个小秘密:过年的时候,我舅舅在客厅看戏,妈妈让我上楼睡觉,我不跟妈妈一个屋,等妈妈关了门,我就在楼梯那坐着(也不敢开灯,因为好像都夜里一两点了),结果把戏都听完了我才上床,要不我睡不着觉。其实看书我也是这样,我要不把书看完心里老惦记着。这事妈妈一直不知道,您可别告诉她。
    对了,该介绍我的老师了。没有恩师,我怎能有今天的成绩呢!说到奚派传人,有很多的名家,如:欧阳中石、李伯培、张建国等。这些名家中有一位是我的老师,也是著名奚派的第三代传人,他就是李伯培老师。
    虽是第三代传人,但他受过奚啸伯先生的亲自指导,并且舞台经验丰富,退休后,仍在为奚派艺术的传扬呕心沥血。和平杯小票友赛举办了三届,李爷爷带学生去了两次,两次都拿了“十小名票”大奖,我是其中的一位,还有第二届的周昊哥哥。说起来李爷爷厉害得很吧。李老师教学有一套,因为他本身就是艺术家,演过那么多的戏,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,他会根据每个学生的自身情况,来制定教学方案。
    比如教我的时候,李老师怕我不好意思,一旦我唱错了,他不批评我,而是给我唱一遍对的,另外再模仿我唱错的,一比较就很明显了。那次,李老师教我唱《焚绵山》时,我一唱“山高也有长流水”就唱成“山高也有长流shuo”,李爷爷一学我,我自己就乐坏了。还有就是我唱戏时,李爷爷比较强调舞台的凝聚力,他总跟我讲:“演员眼神一散,就抓不住观众的注意力了。”我一开始不太习惯,李爷爷就经常学我的表演,我自己一看,哎呀,不就跟傻子一样吗?马上就改正了。
    现在他老人家年纪已达71岁,还是满面红光,每天都乐呵呵的。李老师的粉丝和弟子很多,每天有很多人向他来求学、问问题的,这些人都很尊敬李老师。李老师的朋友也很多,如果他教的学生拿了什么“十小名票”呀,“小梅花”呀,不光是他高兴,他的那些朋友呀亲戚呀家人呀全都向他表示祝贺。
    我跟李爷爷学戏,祖孙俩便有一种默契感,只要他做一个手势,我就知道他要让我怎样唱,唱什么。外人看着我们俩,就像演双簧一样,可有趣了。我知道李爷爷对艺术的严格要求,所以在学习时,就特用心,省得他老叫我重复,李爷爷说看你唱戏比他自己上台都紧张。我总是心里暗笑,哪儿有那么紧张,都是您自己吓自己。再说,就是没发挥好,不是还有下次嘛。李老师可不这么想,所以每次我演出他要实在去不了,就电话跟踪着我,有一次演出完都很晚了,妈妈怕影响爷爷睡觉,就没打电话。嘿,快12点了,电话一响,一看是李爷爷,原来他没得到演出效果的汇报,一直没睡觉。您瞧,这就是我的老师李伯培先生,从那以后,不管什么时间,都赶紧汇报,要不爷爷连觉都睡不着。

   2011年9月5日快到教师节时,我为了祝李爷爷和奶奶永远健康快乐,写了一首小诗敬送给李爷爷: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师恩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国粹飘香和平杯,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园丁培育小花蕾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你方唱罢我登场,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尽显奚派洞箫美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不负众望拿金奖,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师徒二人喜洋洋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先生把酒畅开怀,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童记师恩永不怠 。

    我还不太懂诗歌艺术,请读者朋友多多指正呀!甭管写得好坏,诗里表达了我的一番心意。
    您问我将来的理想是什么?我将来想搞戏曲研究。我对研究戏曲很感兴趣,但是搞研究得先学唱,不然唱都不会,还研究什么呀。我为什么想搞戏曲研究呢?在我们班,学戏的人就我一个,其实在我们学校也就我一个,我觉得学戏很孤独。可学习画画、弹钢琴、写书法等等特长的同学就特别多,我想多懂点儿戏曲知识,给同学们讲课,慢慢让他们都喜欢京剧,那该多好。记得开始我刚唱戏的时候,同学们还叫我“小妖怪”呢,现在,我一演出回来,同学们都围着我问这儿问那儿,因为我的影响,有好多同学都喜欢看戏了。我想我将来要培养出很多的热爱京剧的观众来,对京剧不也是一个贡献吗?我想做欧阳中石爷爷那样的人,有知识,有文化,唱戏亲传,该多好呀。另外像扈老师那样的传媒编辑工作也不错,可以传播很多文化,我也很喜欢
    总结这几年唱戏对我的帮助,主要是锻炼了我的挑战力---挑战自己。以前我很浮躁不安静,通过唱戏我不浮躁了。不过戏曲是遗憾的舞台艺术,跟电视剧不同。唱戏时满堂的观众,唱错了就没法改,我就曾经唱冒过……不过这也是京剧吸引我的地方。
    自2011年夏天参加完“和平杯”,我就参加了央视第四届京剧戏迷票友大赛,也拿了金奖。还参加了建党九十周年中央电视台的六一联欢晚会。今年年前,我被中央电视台邀请去参加“梨园闯关”节目,做示范演出,2月底刚参加完中央一套的“我们有一套”节目录制。总之,唱戏对我有很大的帮助,我在京剧艺术的熏陶下快乐成长,我感谢京剧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中国京剧艺术网论坛 ( 京ICP证090550号  

GMT+8, 2017-4-25 14:24 , Processed in 0.271273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