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京剧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772|回复: 0

“和平杯”演出组的孙老师

[复制链接]
梅子姐姐 发表于 2014-4-9 11:35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和平杯”演出组的孙老师

侯燕琦



       孙元木老师是天津京剧票友戏迷协会的副会长,他还是“和平杯”首届的“中国京剧十大名票”,工梅派青衣。早年,孙老师作为国内最具代表性的梅派六大名票之一,受中央广播电台对外广播栏目组之邀,录制梅派经典唱段,向海外的戏迷朋友们播放,引起很大反响,很多戏迷写信或打电话表示激动的心情。2009年,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,在向祖国母亲献礼的大型电视剧《解放》一片中,孙老师扮演梅兰芳大师,再现历史,在剧中为毛泽东主席及其他中央首长演出。说起来,孙老师是一位资深的票友。
    这么多年过去了,孙老师对京剧艺术的痴迷有增无减。平日里忙碌的事情十之八九都与京剧艺术有关。孙老师毕业于北京协和医院,后供职于天津血研所,在职时,是一位血液研究学术的专家教授。现已经退休。现在,孙老师除了继续研习京剧艺术,写写文章外,还要为登门求教的学生说戏。另外,票友戏迷协会的事情也不少,这些天,青年宫票房正在排练京剧《四郎探母》中的一折戏,青年宫的主任找到孙老师帮忙,为了京剧艺术的传承、传播,孙老师感到责无旁贷,欣然接受。这个票房的票友都是年轻人,文化层次相对比较高,孙老师对京剧票界的新生代充满好感。对孙老师的到来他们排练的劲头更大了,信心更足了。孙老师不仅辅导,还要参加助演,他被特邀扮演剧中的肖太后。票友们高兴地说:“有孙老师加入演出,我们的戏份儿就有分量了。”孙老师听后,风趣地说:“我就100多斤,能重到哪儿去。”显而易见,孙老师为了京剧艺术——忙且快乐着。
    在第十一届“和平杯”中国京剧票友邀请赛的活动中,孙老师分配在演出组,以他对京剧的酷爱;以他对“和平杯”的热爱;以他对票友们的挚爱,满腔热情服务于“和平杯”,为参加决赛的票友们操心劳神,排忧解难,一片赤诚,孙老师没有“十大名票”元老的架子,更没有一点点专家教授的范儿,他和蔼的态度受到参赛选手们的广泛好评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故事一:“帅印”风波

        第十一届“和平杯”第五场的决赛10月28日晚7:30在中国大戏院开始。表演的节目顺序登场。突然,本场第六名海南籍选手的道具——帅印出了问题。青年团提供的帅印参赛选手握不住,因为她的手比较小。这是梅派的经典剧目《穆桂英挂帅》中的一段唱,孙老师觉得自己备用的帅印尺寸大小应该没问题。面对这一突发事件,孙老师没有声张,只身匆匆走出中国大戏院,打车回家取帅印。孙老师没声张的原由是自己的家离中国大戏院比较远,这一去一回不知是否来得及。此时,孙老师只有一个信念,抓紧时间往前赶吧。快到家时,孙老师对司机师傅说:“师傅,您在楼下等我好吗,您的计程表不要关,我很快就下楼。”孙老师打开家门,目不旁视,直奔帅印……
    自打“和平杯”决赛开始以来,孙老师一直住在宾馆,没想到,今晚他为了参赛选手得以来去匆匆回家一趟。这可真是,不回家为的是“和平杯”,回家为的还是“和平杯”。
    匆匆赶回的孙老师来到后台,还好,演员还在候场。只见演员旁边的桌上摆放着一个帅印,外形窝窝囊囊像一个包子。原来是海南的领队,刚刚去劝业场买了一块簇新的黄绸子回来,里面包裹了一个纸盒。大家见到孙老师手中的帅印,真是喜出望外,孙老师只轻轻说了一句话:“这是我的帅印,大小应该没问题,拿去用吧。”
    看着台上手捧帅印、表演潇洒的穆桂英,孙老师的劳顿一扫而光。孙老师说:“艺术是遗憾的,比赛是残酷的。尽我们的力量,为舞台上的演员提供更到位的服务,免去不必要的遗憾,让他们在比赛中争取更理想的成绩。”

  故事二:“如意冠”始末


        10月28日晚是最后一场的比赛,孙老师4点钟一过,就从宾馆赶往中国大戏院。原因是有两位选手今天刚刚赶到天津,一位是安徽的徐平,另一位是甘肃的任志鹏。定好5点整,与天津青年京剧团乐队一起在为他们排演,孙老师早早就来到剧场。
    今年这一届的决赛,共有5位虞姬登场,而且是5场比赛每场一位。天津青年京剧团对“和平杯”大赛鼎力支持,包括人力物力。只是虞姬佩戴的如意冠只有一顶,最好有一个备用。经过与参赛选手联系落实,他们自己都没有如意冠,都需要大赛组委会提供。鉴于这种情况,艺术总监白晶环老师找到孙老师,讲明事情的原委,白老师说:“元木,你舍得把你的如意冠拿出来给大赛备用吗?”
    白老师言谈中提到“舍得”二字自有来由。业内许多人都知道孙老师有一顶贵重的如意冠。它的确不同凡响,是由水钻和珍珠组成的,舞台灯光一打闪闪发光,会为演员的表演增色不少。其实,这顶如意冠不仅贵重,还另有纪念意义,是前几年孙老师的姐姐送他的生日礼物。姐姐深知自己的弟弟爱京剧,尤其对梅派情有独钟,那次,姐姐就花了5 000元给弟弟买了这个既珍贵,又有意义的生日礼物。孙老师今天说起这份手足深情,依旧是满心的欢喜溢于言表。
    孙老师回答白老师的问话那叫干脆利索:“‘和平杯’是大家的事,小家服从大家,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一说。”备用的如意冠一直保存在青年团化妆师那里,化妆的老师是行家,对孙老师如意冠的身价心知肚明,他很感动地说:“孙老师,真没想到您把自己私人的如意冠拿来了,而且这么高档。我们尽量调剂好,尽量不使用您的,太珍贵了。” 化妆师说到做到,前4场都没有动用孙老师的如意冠。
    第五场饰演梅派虞姬的男旦任志鹏与众不同,他是一位现役军人,10月28日赶来参加比赛,29日必须返回甘肃的驻地。孙老师知道了任志鹏的情况后,对这个保家卫国的战士生出一种特殊的感情。孙老师找到化妆师,嘱咐他为任志鹏佩戴上自己那顶心爱的如意冠。化妆师一边为任志鹏佩戴如意冠,一边说:“小伙子,你好福气。知道吗,你戴的这顶如意冠是孙老师自己私房的,而且,制作精细,质量上乘,非同一般哪。”
    小伙子没有辜负孙老师的期望,更是对得起头上熷熷发亮的如意冠,首次进“和平杯”决赛,就取得了本届比赛的二等奖,获得了“双十佳”荣誉称号。
    29日赶回驻地的任志鹏给孙老师打来了电话。说自己这次到天津没有白来,不但亲身感受了“和平杯”,而且被孙老师以及其他“和平杯”的老师所感动,自己不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示,只能说“谢谢”二字。孙老师也同样被任志鹏的电话所感动,觉得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,没想到票友们会如此动情。
    其实,这就是“和平杯”的精神之所在——真情为票友们服务,热情为“和平杯”服务,努力为“京剧艺术”服务,倾心为“弘扬民族文化”服务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故事三:诲人不倦


       今年大赛决出的“中国京剧十大名票”第七名——游倩云是孙老师的学生,在京剧艺术上曾受孙老师的点播。这是位河南籍的选手,平时交流,师生二人大都通过电话。这次大赛为他们提供了难得的见面机会,平时在住地,只要孙老师不忙,师生二人抓紧点滴时间说戏、练习。就连在等待颁奖晚会开始的片刻时间,师生二人还在后台一起比比划划、指指点点,全神贯注地切磋着技艺。
    孙老师喜欢像游倩云这样的学生,首先,梅派艺术又多了一个传承人。其次,这样的学生不是那种“学一段戏就为参赛,参赛就为拿奖,获奖就到处炫耀”的人。再有,学员的气质要好,平日里也不是那种毛毛躁躁的人,要文静。本届大赛的专家评委对游倩云的评价很好,一致认为她从扮戏到演唱都中规中矩,没走歪。最后,孙老师觉得学戏悟性要高。就拿游倩云这次参赛剧目《生死恨》扮演韩玉娘的一段唱来说,首先要了解剧中人物的故事背景。宋朝金兵入侵,百姓民不聊生,深受其害的民女韩玉娘,夜来在茅草房的小煤油灯下边纺线,边回忆自己的遭遇,自哭自诉,其中一句“思想起当年事好不悲凉……”当初,孙老师听游倩云第一次唱时,很水,太平淡,没有情感的投入。孙老师不仅仅给她做了示范演唱,又讲了剧情,调动她对剧中人物感情的理解,再次示范演唱,在最后4个字“好不悲凉”的唱腔处理上,加入啜泣、哽咽的音色。回去后的游倩云,不断揣摩,反复唱练。再回戏时,孙老师格外满意,一个劲儿夸奖游倩云对老师教的内容,掌握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孙老师说,学习京剧艺术,就像小孩子学走路,要一步一步的来,扎扎实实地打基础,认认真真用心体悟,有了这样的学习态度,才是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。
    孙老师还有一位学生,在大洋彼岸——美国,名叫张茹慧,她也曾参加过“和平杯”的决赛,那之后,她便成了孙老师的学生。孙老师与她交流是通过越洋电话,每到周日上午9点,电话铃声响起,毫无疑问,就是张茹慧的电话打进来了。如果这之前有人打进电话,孙老师便会长话短说,很快结束这个电话。张茹慧在给孙老师打电话前,提前都会将录音的设备调制好,每次都会全程录制与孙老师的教学过程,之后反复学习。孙老师曾问张茹慧,每次通话两个小时,要花费多少费用?张茹慧说:“孙老师,账不是这样算,比起我去一次天津,这费用就很便宜啦。”
    张茹慧从小随父到台湾,在台湾长大,后移居美国。虽人文环境有很大的差别,但在京剧艺术的追求上别无二致,这便足矣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故事四:一件毛衣


       第十一届“和平杯”中国京剧票友邀请赛的活动结束后,游倩云在母亲的陪伴下在津又逗留了一段时间,为的是向孙老师继续学习请教,虽获大奖依然留在天津为自己的艺术精雕细刻。
    她们母女二人,为了表达对孙老师的敬意,感谢孙老师对游倩云多年的指教,特意逛商场为孙老师买了一件毛衣。孙老师执意不收,游母急得掉下眼泪,说:“孙老师,我们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表达一下我们母女的心意。”这一下孙老师受不了了,只好收了下来。几天来,孙老师除了给游倩云说戏,便是上街采购东西。等游倩云母女就要回家的时候,孙老师拿出为她们准备下的大包小包的礼物,让她们带回去。看着提着礼物离去的母女二人的背影,孙老师那颗一直忐忑不安的心才稍稍安顿了下来。
    学生送老师礼物,不论是按礼说,还是按理说,这是尊师的表现,很正常,无可厚非。但是,通过这个事,大家对孙老师的为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,他的人品更是让人钦佩不已。
    这就是“和平杯”人的所作所为;这就是“和平杯”成为票友们心中向往的理由;这就是“和平杯”多年存在并不断发展的支撑;这就是“和平杯”成为群众文化品牌的基础之所在。
    衷心希望“和平杯”这棵票界的常青树,在“和平人”精心、悉心、诚心的维护下,枝叶长青,生命永驻。

  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中国京剧艺术网论坛 ( 京ICP证090550号  

GMT+8, 2017-7-24 02:23 , Processed in 0.329931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