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京剧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楼主: 三笑

永垂不朽--追悼厦门大学·胡维弘教授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5 17:28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数年来大凡我在厦门,总是抽时间请胡教授喝茶吃饭聊天。谈起往事,总有不堪回首的叹息。本人在中科院从事科学研究凡20年,到浙江大学等学校从事教学工作约10年。不敢说著作等身,但也没有虚度时光。发表的研究报告和论文不计其数。所有这些,本人既没有保存,甚至忘记的干干净净。最近查阅百度网,发现本人在1900和2000年代发表的许多论文和译文,居然均被他们收罗进去。说明还有人惦记着本人。记得八十年代末期,本人翻译发表了王安计算机全书。这是中国计算机走向台式和微型化的开始。所以说本人的译著也算引领了一个时代。接着发表并行式分布计算机的应用程序设计,PC数据库评论,计算机硬件与操作系统的变迁,如何在WINDOWS下并发运行PROTEL的应用程序设计,POWER BUILDER 应用程序中错误的扑获与料理,基于C++ 循环冗余校验协议的计算机实现,大多发表在国内刊物,如现代计算机和计算机应用学报,计算机工程学报,以及微电脑应用技术等刊物上,有些甚至被引用到硅谷学报上。等等。本人自己已经淡忘,而百度竟收集齐全。这不能不引起本人的一番感想。
不过本人与胡教授作为饭后茶余的话题,谈论最多的事情,恐怕还是京剧界的种种轶闻丑事吧。哈哈。所以我们二人似乎并不崇拜京剧演员,仅仅是把京剧艺术作为一种修身养性锻炼身体的方式方法,如果没有人为弘扬京剧而努力奋斗,恐怕这钟民粹艺术不久就会消亡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5 17:5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近有朋友建议我把激光发生器的研究开发过程写成文章发表,我说这需要太多时间精力呀。事实是,本人与某同人一起研究的激光发生器,跟最近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高焜相差不远。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毁掉了一个时代,我们的研究成果未必晚于高焜。不过我们的研究进展情况仍被内同行们注意。也可以说本人引领了一个时代却被扼杀掉了。
谈谈京剧,把酒言欢,毕竟是件快乐的事情。更有甚者,如果没有胡教授为本人出谋划策,本人不会找到陈少云老师学艺问技,也就不会被上海滩晋封为麒派名家。哈哈。所谓名师出高徒,取法乎上,得法乎中。本人正是名师的言传身教,才得以麒派名家的资格,招摇过市。
其实这些都是狗屁一桩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5 19:5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归去来兮,田园将蕪,胡不归。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。   
登东皋以舒啸,临清流而赋诗。聊乘化以归尽,乐夫天命复奚疑。
看了一下点击率,已经有三百人怀念胡老。本人也该归去来兮了。
庄子曰,以其挖空心脏,填入稻草,外装金身,供人浏览,以此宣扬皇家的圣德,还不如在泥巴中打滚,弄一身污泥浊水,长命百岁,这样更加逍遥快活。以其相濡以沫,不如忘形于江湖。
如果没有特殊原因,本人不再盼顾这个帖子。就此告别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8 09:3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过去常与胡老京戏唱合,书法馈赠。如今书法篆刻早已荒废,最近有朋友旧话重提,希望本人重振雄风,于是拿起刻刀和钢笔,胡乱制作起来,随意馈赠友人,也算纪念胡维弘教授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8 09:35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剑能敌百万军
书增姜艺侠小姐.jpg
书法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2 08:1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八年前初识胡兄,本人曾以自己书写的诗词相赠。胡兄现已作古,回首前尘,不胜唏唏。本人今日仍以书法练习,送达阴曹地府,胡兄泉下有知,当可会心一笑矣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2 08:2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书法练习,忆秦娥。
自况书法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3 10:31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珠帘寨和武家坡
驻二.jpg
驻四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4 08:28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京剧艺术网把这个帖子保留了很长时间,点击率已经突破四百大关。一方面证明厦门京剧票房和厦门大学师生们对胡老的怀念,一方面也看出京剧艺术网宽广的心胸,容许一个票友可以借京剧艺术网一角,来吊念已经作古的朋友。胡教授过去曾经鼓励本人利用男低音的特点来唱麒派。现在本人突破低音的局限,居然唱起了高音的段子,也就是采用高拉低唱的办法。上周六在厦门老人宫初试啼声,演唱了珠帘寨,采药老人,提起当年泪不干,裴医生表扬说,你嗓子似乎奔高了一两度,唱老生戏绝对没问题,但千万别唱黑头戏了,否者会搞坏嗓子。哈哈,谢谢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4 08:36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商隐和淮河营
李商隐.jpg
淮河营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5 10:1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人书写的王羲之兰亭序
兰亭序三笑书写癸已年秋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5 10:44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厦大朋友将本人这个帖子在厦大京剧协会转载,并引用某些话语,谨致谢忱。其实本人退休后全世界漫游很多时间是游山玩水,其余大部分时间用来阅读中外书籍。有时也给小孩子教授儿童绘画,给成年人教授法语,偶尔到票房唱唱京戏。生活倒也逍遥自在。胡教授逝世后,与本人深交的厦大朋友只有丁磊君了。其他青年朋友都不熟悉,没有深交。这样的代沟恐怕很难消除。这不仅有学养阅历经验诸方面的隔阂,还有年龄差距形成的障碍。不过也许本人是教师爷出身,对年轻人倒是没有歧视,事实上本人很愿意跟年轻人交往。比如一起唱卡拉ok。李雨儿和李玉刚,以及刀郎的歌,本人都会唱呀。李玉刚有些娘娘腔一般人不习惯,但本人可以接受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5 16:3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四年前的留影
华中科大.JPG
华中科大之一.JPG
华中科大之二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6 09:2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武汉行,小美人,大锣和胡维弘教授的故事。
四年前冬天,本人决定圣诞和春节期间,到武汉探亲访友,跟亲友们一起欢度节日。离开上海前,京剧票界的著名记者,上海滩京戏才子姜长宝先生说,三笑兄去武汉,本人愿意居间介绍穿针引线。我问你介绍谁呀?姜说,武汉京剧院著名青衣王婉华的得意高足,如何? 哇,是否高足并不重要,最好是个美女。至于王婉华女士,本人五十年代在武汉看戏时,王已经是挂头牌的演员,算起来恐怕已经年届古稀,这个老太婆的学生,大约也不年轻了吧。经过姜兄努力,约好了跟这位高足会晤的时间地点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6 17:30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一日本人比预约时间提前一刻钟到达华中科技大学校门  左顾右盼并未发现设想中的五十开外的妇女。 看看时间已到只好去问门卫   门卫说传达室没有发现等人的妇女。 本人又到大门巡视  突然感到惊鸿一瞥。一位大眼睛的美女站在面前  说我是万晓慧   您是三笑先生吗。哇 美女电波如此強烈  使本人几乎失态   于是本人随万小姐去到华中科技大学京剧票房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18 10:47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京剧大锣和胡教授,怎样跟华中科技大学发生联系,且听下回分解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24 10:53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华中科技大学唐荣教授等友人的热情接待,我们先在票房唱戏,演唱结束后,华中科技大学的朋友们盛宴招待本人和万晓慧小姐。席间谈起京剧的兴衰过程感概良多。华中科技大学的文武场,基本由老教授们组成,其中很多人是学院院长和研究所所长,级别非常高呢。唐荣教授谈到,厦门大学的胡维弘教授曾经为寻找京剧大锣,专程到汉口的汉正街寻找货源,就是他亲自陪同。最后物色到一把称心如意的大锣,敲起来特别动听,这就说明了胡教授契而不舍的精神,值得后辈们效法。后来又在唐教授和万晓慧小姐的陪同下,走访硚口文化馆的京剧票房,并蒙硚口京剧票房设宴招待,然后走访卡拉ok,一起唱歌唱戏,不亦乐乎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1-24 11:08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由一把大锣而想起胡教授,连接了华中科技大学和厦门大学京剧票房的友好关系,真正是值得称道。记得当时我们就跟厦门的胡教授打电话,寻根索源。哈哈。其实本人无需胡教授介绍,因为本人的儿子就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半导体物理专业,女儿2000年考取法国最富盛名的路易大帝高中后,马上被华中科技大学享誉世界的著名数学家黄文奇教授,破例招收为少年大学生呢。总之,我们家出身华中科技大学和武汉大学的兄弟姊妹们很多。无需胡教授介绍,但胡教授的热情实在是值得称道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2-1 11:4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现将本人翻译的法文版苏三起解,奉献给孙毓敏女士和一切热爱苏三的戏迷朋友们。
Susan a quitté le comté de Hong Tong et s’avance dans la rue.
苏三(阿)跪(泪)宫(黛)德洪洞,爱尔撒网,当纳贿。
苏三离了洪洞县,将身儿来在大街前。
Navrée avant d’avoir parlé, oh messieurs, écoutez-moi.
纳福海阿旺答舞瓦黑疤黑类,哦,妹羞,爱姑黛。
未曾开言心内惨,哦,过往的君子,即先生,听我言。
Que celui qui ira à Nanjing transmette ce message à mon amour :
哪一位,去往南京转,与我那三郎,即我的情人,把话传。
歌色泪鬼,医哈阿南京,汤斯梅特色梅萨日,阿蒙娜母嘿:
Susan est morte et elle lui rendra ses bontés dans l’autre vie.
言说苏三把命断,来生边犬马也要报还。
苏三爱慕黑特,爱尔泪杭特哈色绑带荡骆驼尾。

愿意交流的朋友,本人可以免费给阁下教授法语。至少学会苏三起解这段唱词的法文意思。哈哈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2-1 12:1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法文动词的变格变位,时态和语态的翻译的信达雅问题,十分复杂,尤其动词很难掌握。本人教授过很多中国学生,他们大多不懂主谓宾补副词状语以及反身动词,尤其虚拟动词的变化规律和相互关系,所以他们都说法语比英语更难。其实未必如此。主要是看阁下是否有学习的兴趣和耐心。
中国大学生的文科水准,不如解放前的高中生,其中包挂国学,历史,诗词,歌赋,书法,艺术等等的修养。而中国硕士生的数理化的水准,远远不及法国高中生。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但中国学生自视甚高,总以为自己的学问如何了得。这种心态导致骄傲自满,固步自封。这些都值得反省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2-1 17:0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王羲之兰亭序和鲜于枢石鼓歌,就书法成就而言,都堪称千年一人。鲜于枢石鼓歌,比宋代米芾的字帖,拍卖价更高一筹,居然拍卖到4600万。石鼓歌462字,几乎是一字十万元。人们从中可以体会出什么呢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2-1 17:03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鲜于枢石鼓歌
鲜于枢石鼓歌之一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2-2 12:16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惜鲜于枢只活到57岁,同时期的赵孟黻68岁,而唐朝的王维60岁,李白61岁,孟浩然51岁,白居易74岁,杜甫58岁,颜真卿75岁,宋代的蔡襄55岁,苏轼64岁,欧阳修65岁,米芾51岁,董其昌81岁,陆游85岁,近代的张大千84岁,齐白石94岁。木匠出身的齐白石年岁最高,而多愁善感的陆游也是个寿星。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2-2 17:4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厦门大学也开设爬树课了。值得期待。
不过本人偶尔发现的爬树节目似乎并非厦门大学、
爬树课_副本.jpg
 楼主| 三笑 发表于 2013-12-2 18:0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背景周围的林荫小道和笔直向上的大树看,好像是法国梧桐,似乎更像东湖周围的一大群大学中的一所大学所为。反正女学生们手脚都没戴任何保护设备,一律的黑色长袍更是养眼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中国京剧艺术网论坛 ( 京ICP证090550号  

GMT+8, 2017-5-25 09:02 , Processed in 0.250235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