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京剧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4885|回复: 24

马连良之死

  [复制链接]
梅子姐姐 发表于 2010-5-5 22:56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966年12月13日夜,夫人陈慧琏把正在熟睡的小儿媳叫醒,说:“家荣,你快来看看你爸爸他怎么了?”只见马连良全身的棉毛裤全都湿透了,胸闷发憋。摸脉时全身冰凉,脸色极差,学医的冯家荣知道这是心脏病的前兆,马上说:“妈,您把梅家送的药(类似日本的速效酒心丸)给我爸含一颗,我去西单十字路口诊所请大夫!” 马连良这时说想上厕所,冯家荣说:“ 不要去了,就坐在屋用那个高痰筒吧,千万别用力。”当她跑到诊所请大夫时,一问是复内大街54号姓马的,大夫均不出诊。她知道,这种病不能耽误,于是又回到诊所央求他们借电话一用。冯家荣知道,对于宣武门内出租汽车站来说只要一提马家,人家全知道。因以前经常要车,大家都熟了。如果先在他们也不出车怎么办?于是她急中生智地对他们说:“复内大街52号要车,姓陈,我在门口等你们。”气车到后,红卫兵们不让马连良出门,百般刁难央求也无济于事,冯家荣只好给他们下跪,才免强放行。这天夜里,马连良的女儿马力正好在阜外医院值班,冯家荣和母亲陈慧琏决定把马连良送到“阜外”。进入急诊室后,仍然全身冰凉,不断地出虚汗,心跳只有40跳,非常虚弱。经检查是广泛心肌梗塞,即心脏前、后、侧壁心梗。如同猝死一般,心肌无血液供给,会引起心、脑、肾的疾病。心血管不通,心脏神经的传导也不行,非常危险。是否进行抢救,医院方面不敢作主,必须请示北京市委“文革小组”。经批准后,院方决定成立特别护理小组,24小时由3名护士倒班,护士长和主治医生决定让马力假如到三名护士当中。为父亲进行护理工作。医生当中不乏马连良的朋友和马派艺术的崇拜者,院长也比较重视,当即由主任和主治大夫亲自参加会诊,以这种方式尽尽朋友之谊。该院的黄婉教授在“文革”之前还为马连良做过体检,心电图,心脏功能等方面都没毛病,血压120/80,黄教授曾说:“马先生,您的血压像年轻人一样,不像60多催的老人,身体真棒!” 12月16日早晨8点,马力为父亲做了“晨间护理”。为他擦脸,用棉签洗口腔等。然后医院要为他抽血,叫做“抗凝治疗”。为了化验血液中的黏度,观察是否有血栓现象。根据“抗凝”的结果,进行药物治疗。当时医院有明确分工,医生负责抽血,护士负责试表等。周大夫说:“马力,你抽吧。”马力说:“您抽吧,我还有事没做完呢。”马连良在床上微合双眼,静静地躺着。针头刚一刺入他的左臂,只见马连良突然眉头紧蹩,脸上表情十分痛苦,右手一拍脑门,说了一句:“怎么那么疼啊?”这一刺激可不得了,医学上称之为“猝死或心室纤颤”,人一下子就不行了。医院立即进行抢救,教授、主任全来了,用了当时最先进的仪器“除颤器”,以及心内注射等方法,大约抢救了一个小时左右,心电图的显示屏上最后一条银白色的直线,马力明白,父亲已经走了。马连良,一个只想认认真真唱戏,清清白白做人的一代艺术大师,就这样带着他的困惑、不解、诉求、疑问,凄然地离开了这一片混沌的世界。人的自由没有了,人的清白没有了,人的尊严没有了,等于什么都没有了。 夫人陈慧琏在阜外医院已经整整守了三天三夜,心里不停地为丈夫祈祷,希望他能闯过这一难关,千万别出什么意外。可周围的环境不得不让她心里七上八下的,这间房他很熟悉,当年她与丈夫一起来这儿看过梅大哥(梅兰芳)。他就是从这儿走的,陈慧琏不希望同样的悲剧在丈夫身上重演。可残酷的现实已经摆在了她的眼前,让她不能不接受,提了三天三夜的心终于“放”下了,心想温如终于解脱了。陈慧琏先让冯恩教授回家送信,并特别嘱咐:“千万不要告诉春儿伯(顾桂春)”。恩援明白,春儿伯与亲爹名为主仆关系,实为手足兄弟一般,如果春儿伯知道了真相,非急死不可,至少又要借酒浇愁,然后再闹出点儿事来就不好办了。刚回到报子街家门口,大门突然开了,原来春儿伯正在门洞里等着呢,劈头就问:“你怎么回来了?人怎么样了?怎么一直没人回来啊?我都快急死了!”恩援忙掩饰说:“没事,让我回来拿衣服。”春儿伯叹了口气,自我安慰地自言自语:“拿衣服好,拿衣服好,这说明就快回家了,快回家了……” 这时幼女马小曼正在上海“串联”,冯家荣马上给她拍了电报“父病重速归。”马小曼见字后,急忙买了些父亲爱吃的夹心糖,登上了北返的列车。一个人做在火车的洗手池下面,心想爸爸一定是被人打了,我出门时他还不错,怎么会病重呢?我要查出来谁打了他,就那一把菜刀和他玩命,拼了!她非常后悔离开了北京,走前父亲还说:“不要去‘串联’,他们要是知道你是我女儿,非欺负你不可!”马小曼正血气方刚、年轻气盛的年代,越不让去就偏要去,如今后悔莫及。回到家后,才明白了真相。整个儿人完全处于木然的状态,一滴眼泪都没有,不能相信这是事实,好象是说别人家的事情一样,根本不能接受。 陈慧琏等儿女们都赶回北京之后,在阜外医院休息室里开了个“家庭会议”,她说:“我的心愿是按回教的仪式办,给他土葬,但他们不让,条件不允许,只好火化了。”红卫兵把马家的所有衣物箱子、柜子等统统封村在后院的厨房里。陈慧琏和冯家荣向他们再三央求后,才被允许进去。翻箱捣柜之后,竟然找不到一套像样的衣服。马家人在找衣服时发现,马连良原有38套上下一色的衣服套装,抄家之后,只剩下人人不敢穿出门的上衣,而所有的裤子都不见了。最后好歹凑和了一身,就算是为马连良送别的“寿衣”吧。 送行的那天,复内大街54号马宅门庭冷落,没有任何人前来祭吊。马连良的弟子张学津在马家大门对面的民族宫门口,不停得徘徊踱步、踌躇不前,内心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交战。他目前的处境极其不妙,由于是业务尖子、马连良弟子的关系,在“实验团”里经常被批斗。红卫兵知道他唱的好,就用拳头打他的嗓子,使他碑受屈辱。他想,如果自己现在迈进了马家门,很可能被造反派抓了“现行”,回到团里轻则遭到批评,重则不堪设想。前里秒年个天马先生的干女儿梅葆玥前去阜外医院探视,据说回到北京剧团后就遭到了批斗。如果不进马家门,肯定能避免这些麻烦,可自己的良心能过得去吗?与先生之间的往事一幕幕得在张学津的脑海里浮现。自从立雪马门之后,学津就长在了马家。基于张君秋、张学津父子两代人的情意,马连良对学津清囊相授。不论是在家学戏,出门遛弯儿螟害市在清华园洗澡,北海公园看画展,学津时时刻刻都在汲取着马派艺术的真谛,不放过每一个细节。一天,马连良拿着一个英国”黑猫“香烟盒对学津说:”用这种绛红中略带点儿黑的颜色,做蒯彻的裙褶子最合适。用在《十老安刘》第三场,外穿香色改良蟒,这两种颜色的搭配既美观好看又符合蒯彻老而张狂的性格,但不像正红色那么刺眼,显得浮躁气盛。“他时常嘱咐学津:”平时生活中要多留意,本事这东西就是‘闲来置,忙来用’。有时说完戏已经半夜,学津就从报子街马宅走回位于珠市口的”实验团“宿舍,一边走一边唱,把当天所学的戏从头到尾复习一遍。心情愉快,脚下生风,多远的路途也不觉得。今天先生的家门近在咫尺,可脚下却是那么的沉重,路途却显得那么的邀不可及。想到这里,张学津把心一横,决定今天豁出去了,挨批挨斗都认了,无论如何今天也要送马爷爷最后一程。今天不进马家的门将抱憾终身,然后他坚定得走进了复内大街54号院门。 除了张学津外,送行的还有马连良早年的弟子王金璐。当时的恶劣环境下,这两人能去送行,让马家的人大为感动,担心他们会因为此而受到”冲击“。一家人把马连良的埋体(回族人语,尸体”放在一个绿色的铁皮盒子里,做着一辆卡车前往火葬场。到达火葬场后,马小曼走进了一个大而空旷的太平间,里面只有三具尸体。她掀开白布看了看父亲,头发有点凌乱,帮他理了理。见父亲躺在一个铁床上,脚下穿着一双圆口黑绒布鞋,摸了摸脚,冷冰冰的,他多冷,多硌啊!马小曼把自己的围巾拿下来,垫在父亲的脖子下面,觉得好象就好多了。她终于明白,父亲真的走了,生离死别的时候就在眼前,她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悲伤,抱头痛苦。
   火化之后,骨灰被装在一个像铁簸箕一样的东西里,有人一扔就说:“收做吧!”家里买了一个景泰蓝的骨灰罐,把它暂存在八宝山的一个骨灰堂里。马小曼问母亲,父亲走前留下什么话没有?陈慧琏说:“你爸爸就是说:‘我至今不明白,我怎么了?我为什么这样了?不明白!’”本文摘自:《我的祖父马连良》
春梦无痕 发表于 2010-5-6 09:06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罪恶的是时代!
panyu501 发表于 2010-5-6 10:0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该死的“文化大革命”,有罪的文化大革命,人民深受其害,不堪回首,但要记住!
lonlyhunte 发表于 2010-5-6 17:33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像节选自《我的祖父马连良》,我已经看了很多遍,马先生太可惜了。正像黄宗江所说:马先生一阵风就走了,一阵风流下了千古绝唱啊。
茜茜 发表于 2010-5-8 01:29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梅子姐姐分享
草堂翁 发表于 2010-5-8 10:01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4# 古藤

同意此说,有写句子文不对题了,建议重新编辑一下,其文才有尊意!
lkcy 发表于 2010-5-8 22:4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早些时候看过一本书说,文革前马先生是很威风的,架子也很大。到别人家去做客要带自己的厨师。
草堂翁 发表于 2010-5-9 06:2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草堂翁 于 2010-5-9 06:25 编辑

回复 8# lkcy
是章诒和《伶人往事》一书所说的吗?马先生是章诒和之父亲——章伯钧的座上宾。曾带一班厨师到其家中做客。
我听戏不爱挑 发表于 2010-5-10 06:2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惜,绝响
玉石卒 发表于 2010-5-16 21:4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阵风留下千古绝唱
明月玲子 发表于 2010-6-8 16:0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残酷的文革害死了多少无故的人呐
gwf88 发表于 2012-9-27 07:3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阵风留下千古绝唱
.....................
私情 发表于 2012-9-27 17:5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感恩”伟大领袖手一挥:从肉体到精神,彻底消灭一部分牛鬼蛇神的伟大指示!!!
醉心二泉 发表于 2012-9-27 20:3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许多大师!作家!在这灾滥的年代悲惨逝世!是谁的罪过啊!
存真 发表于 2012-9-28 10:1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lkcy 发表于 2010-5-8 22:41
早些时候看过一本书说,文革前马先生是很威风的,架子也很大。到别人家去做客要带自己的厨师。

到别人家去做客要带自己的厨师。
您听谁说的?
马先生是回民,您知道吗?
Theone 发表于 2012-9-28 15:4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存真 发表于 2012-9-28 10:11
到别人家去做客要带自己的厨师。
您听谁说的?
马先生是回民,您知道吗?

全世界人都知道,就你不知道。求你别再提问了。
fnktx 发表于 2012-10-6 20:27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过心里好堵,只是真心话说出来就要屏蔽了。
私情 发表于 2012-10-7 07:0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忠良无辜被刀裁——
王森林 发表于 2012-10-9 13:5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代伟人浩气冲天青史留名
刘彦昌 发表于 2012-10-9 15:43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搞一次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毛!

他说这话的时候大概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死吧。
私情 发表于 2012-10-9 17:2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毛主席的幽灵飘荡在华夏大地上——
仪马 发表于 2012-10-29 13:4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沉痛悼念一代宗师!但愿悲剧再也不要重演。马先生是京剧老生行的泰山北斗,至今无人超越。
晓来莫独凭栏 发表于 2012-10-30 11:4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革屈死的艺人又何止马先生。荀、盖、麒、尚~~~唉~~
lonlyhunte 发表于 2012-11-7 15:0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应该是取自《我的祖父马连良》,另外章诒和的伶人往事写的更全面,
头像被屏蔽
besteast 发表于 2016-7-24 07:1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中国京剧艺术网论坛 ( 京ICP证090550号  

GMT+8, 2017-8-18 00:58 , Processed in 0.27102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