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京剧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3725|回复: 7

一位教授为张火丁说的公道话:张火丁并非"浪得虚名"(转载)

  [复制链接]
定军山9 发表于 2011-3-1 13:41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最近,我在网上看到“游湖借伞”(孙红侠)写的关于“非遗”的传承问题,以张火丁现象为例,我读了以后,甚为赞佩,但对于张火丁的臧否和评论,我却不敢苟同,想说一点我的看法。但先声明一点,我既不是孙红侠文中指责的“无知化”(我本人身份教授)和“年轻化”(本人已年过75),只是谈一下对张火丁的看法。
先谈关于“脑后音”的问题,孙在文章中指责张火丁过度使用“脑后音”致使出现“悶嗓”,窃以为此说不确,“脑后音”也称“鬼音“,是男性演员特有的一种发音区特殊声音。程砚秋先生在“倒仓”以后,再恢复嗓音以后,就出现了“鬼音”,但经过“通天教主”王瑶卿先生给他编织了适合这种“脑后音”的唱腔,结果大获成功,成就了程派的一大特色,据张火丁自述她的嗓音比较宽厚,是先天所赋,她在天津戏校毕业以后,到战友京剧团之间,基本确定唱程派,再到拜赵荣琛为老师,悟到了程派的真谛。但孙文指责她“脑后音”用得太多,几乎一贯道底,这就不符合事实,张火丁在演唱中,也是适度利用“脑后音”,不是滥用。如《武家坡》里的道白,“有劳了”的“了”和《春归梦》里的“被纠缠”的“缠”,就是利用了“脑后音”和掌握气息的应用。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!
   这里还应该谈一下,孙文中指责的《江姐》里的一个唱句,说把“绣”字唱成“xiu”而没有按‘尖团字念成:“siu”,其实此说貌似有理,其实则否。因为江姐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牺牲于重庆的革命烈士,是现代人,张火丁把绣念成“xiu”是顾及到这一点,我们不能要求阿庆嫂把“垒起七星灶”里面的“星”不念“xing’而念“sing”一样,如果尖团字满场飞,阿庆嫂岂不是成了一大笑话!难得张火丁不是这样考虑的?其实尖字就是舌尖抵住前齿所发出的声音,如果按孙文这样指责张火丁,岂不有失允当!我出生于一个京剧票友家庭,父宗梅,母宗程,母亲于79年临终前曾感慨系之地对我说:我唱了一辈子的程派,到老才知道不合适,因为我没有程派的“男音”。我想这大概就是‘脑后音’而张火丁先天嗓子宽厚,又孜孜于程派,也可以这样说,“脑后音”成就了张火丁,当然张火丁更有她胜人的艺术特色,这只是极而言之罢了。
   我也称不上什么“灯谜”,但对她的艺术却有好感,我觉得她既继承了程派,又发展了程派。所谓“程腔张韵”并不是象“游湖借伞”所说的"浪得虚名"!我想先说到这里,希望得到大家的指正和批评!
  转自新浪博客:“常熟人”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3af56e90100qi0l.html
caotang 发表于 2011-3-2 10:08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豫剧的江姐还不是河南味道么,京剧的现代戏为什么就非得取消尖团上口字......
热爱男旦 发表于 2011-3-20 19:18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京剧的江姐也唱西皮二黄啊,取消尖团音未必不美
就叫我大宝吧 发表于 2012-1-9 13:56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火丁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积分 +15 收起 理由
弃光求和 + 15

查看全部评分

沐阳人 发表于 2012-2-4 19:5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沐阳人 于 2012-2-4 20:08 编辑

我认为作者讲得很客观公正,张火丁《江姐》中的处理我认为很好。
Theone 发表于 2012-4-12 16:21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尊敬的老先生:年龄不能说明懂戏,赵荣琛是否教过张火丁问她自己,不管她有什么来头我们听的是戏,张火丁现在已经把京剧唱成了“关牧村”,您不觉得吗?现在都是“程派”就程砚秋不是程派,一家之谈供您参考。
空中剧场 发表于 2012-12-29 17:3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张火丁的魅力不只是她取得的巨大成就,更主要的是她的真诚和单纯以及高洁的人品,征服了广大戏迷。
头像被屏蔽
besteast 发表于 2016-10-9 18:1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中国京剧艺术网论坛 ( 京ICP证090550号  

GMT+8, 2017-5-24 04:37 , Processed in 0.249995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